BOB官方手机版-东方快评丨-大爱无疆-?传销-流毒-的变种而已

苏星16岁确诊躁郁症,“走投无路”的父母尝试了无数种方式,在她20岁那年夏天,将她带到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参加一个叫“居裕然”的人开办的游学营。在那里,所有人都换上了统一的制服,饭桌上每个孩子都要向父母敬酒,不守规矩要接受“惩戒”。苏星尝试过逃跑、报警,但最终还是被送了回去,接受“惩戒”。尽管已经过去了快两年,苏星还是偶尔会梦到她在“大爱无疆”游学营里被“惩戒”的经历(据5月7日《新京报》)。

家里有个患躁郁症或是精神类疾病的孩子,做父母的必然要操碎了心。但据相关资料显示,要治愈这类精神疾病除了靠药物之外,“话疗”和环境影响也是辅助治疗的关键。然在“大爱无疆”创办人居裕然看来,所有经医院确诊的精神类疾病,除了事故损伤神经导致的以外,既不是“病”,更不需要药物治疗,只有进入他的“大爱无疆”游学营,接受所谓“东方传统的家庭教育模式”,使用戒尺来“惩戒”,最终才能“恢复家风”,让孩子步入正常生活。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天方夜谭”,但事实上不仅有很多家长对此深信不疑,动辄拿出数千甚至数万元去参加他的“大讲堂”,还会使出各种方式把自己孩子哄骗到他的游学营,甚至心甘情愿的和居裕然一道,用戒尺来“惩戒”孩子。居裕然的游学营对众多“问题孩子”的家长,何以产生如此大的“魔力”?原来,居裕然在创办“大爱无疆”之前,不仅是搞传销的出身,还因此被法院判处过有期徒刑,且原名是“居志国”,居裕然不过是出狱后改个名字而已,可以看出,带有传销“基因”的“大爱无疆”之所以能够用话术征服众多家长,甚至连当医生的夫妻都把孩子交给居裕然“教育”,主要就在于其善于“洗脑”和用语言迷惑家长。

从居裕然对众多家长的“经典语录”中不难看出,什么“原则面前绝不让步、感情面前绝不含糊。”,什么“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所有的孩子都是我的儿女,我是他们的父亲。”等等,在用一大堆看似富有哲理的话语迷惑家长的同时,再打着恢复“东方传统的家庭教育模式”的幌子对孩子进行辱骂、扇耳光等暴力惩戒的传销招数,让众多家长心甘情愿受其摆布,难怪不少孩子都称自己的家长,自从接触到“大爱无疆”和居裕然,感觉“就像是邪教一样”。

毋庸讳言,以“居爸”自居,对外宣称能解决“人生无目标、学习无动力、磨蹭拖拉、沉迷网络、初恋漩涡、厌学逃学、休学辍学、黑白颠倒、啃老蜗居、对抗父母、亲子关系、夫妻关系”的“大爱无疆”,实际上就是带有传销“基因”,以“恢复家风”为幌子,以欺骗为手段,以敛财为目的,游离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畸形“教父”,不是传销胜似传销,不是“邪教”又胜似“邪教”。

眼下,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我们在相信警方最终调查结果的同时,也有必要对家中有“问题孩子”的家长提个醒,孩子患有躁郁症等精神类疾病,既要理性面对,更要相信科学,没有谁是这类家庭的“救世主”,轻信居裕然之流的“歪理学说”,只会让孩子与父母之间的鸿沟更加无法弥补,不但会加重孩子的“抑郁”,甚至还可能“人财两空”,实在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