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官方手机版-欧洲学者:“美国的表现不是差,是指数级的差”

  中新网4月26日电“美国的表现不是差,是指数级的差。”美国《纽约时报》24日的报道引述欧洲分析人士的话说。

  《纽约时报》这篇发自柏林的报道说,当美国人满为患的医院病房和蜿蜒的失业者队伍的影像在世界各地播放,大西洋另一边的欧洲民众正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

当地时间4月12日,两位戴口罩的市民走过纽约时代广场美国国旗灯箱。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当人们看到纽约城的照片时,他们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怎么可能?’”位于柏林的公共政策院校赫尔蒂行政学院(Hertie School)的校长亨利·恩德莱因(Henrik Enderlein)说。“我们都惊呆了。看看失业者排起的长队。2200万,”他还说。

  报道指出,凭借价值观与国力的巨大影响而成为全球领导者和世界榜样的美国,在二战后数十年扮演了一种特殊的角色。如今它领先的地方却大不相同:超过84万名美国人被诊断患有Covid-19,至少46784人死亡(截至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90万例,死亡超过5万人——编辑注。),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当地时间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随着灾难的展开,特朗普总统和州长不仅在争论该做什么,还在争论谁有权这样做。特朗普对科学顾问敦促采取的安全措施提出了抗议,几乎每天都在就病毒和政府的应对给出不实陈述,而本周,他以病毒为借口停止向寻求移民美国的人发放绿卡。

  报道援引总部位于巴黎的蒙泰涅研究所(InstitutMontaigne)的政治学家和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Dominique Moïsi)的话说:“美国的表现不是差,是指数级的差。”

  在许多欧洲人眼中,在美国的疫情暴露了两个并存的重大弱点:特朗普反复无常的领导——他贬低了专业知识并且常常拒绝听从他的科学顾问的建议,以及缺乏健全的公共卫生保健系统和社会安全保障。

  “美国在准备的是另一种战争,” 莫伊西说。“它为新的9·11做了准备,但是来的是病毒。”

  “这提出了一个问题:美国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个本末倒置的不良大国?”他问。

当地时间4月11日,美国纽约州新冠疫情持续严峻,新罗谢尔市的医疗行业从业人员哈希姆在工作期间与家人保持“社交距离”,和女儿隔门相会击掌。

  自从入主白宫并将“美国优先”变成其政府的指导方针以来,总统动不动威胁要拆散数十年的联盟,撕毁国际协定,欧洲人不得不去适应他的这种随心所欲。他早已称北约是个“过时”的东西,并让美国撤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

  然而,这一次的疫情,可能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次无人向美国寻求领导的全球危机。

  批评家们现在看到,美国不仅不能领导世界应对危机,还辜负了自己的人民。

【编辑:何路曼】